wu-zheng

一月

總覺得每年到了一月的時候四周便會顯得格外冷清,
街道的彼端消失在水平線,好像你迷人的瞳孔般深邃。
於是我背著相機在你的眼睫毛上踽踽獨行,本來以為這裡只通向屬於你我的祕密莊園。
如今我卻找不到入口,便發動侵略性的快門把那裡的一切都毀了。
最終我只好從你濕潤的眼眶滑落,
繼續這段沒有終點的旅程,尋找可以把一切重建的國度。

About

Categories

Archives

This Post Has 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