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u-zheng

人鏡劇社


人鏡劇社,位於蘇丹街某處。蘇丹街不是很大,不需要正確的指引也能走到去人鏡劇社那裡。在那裡老舊的建築物變成瓦礫堆之前,你也必需去這麼一趟,至少看見你心中的人鏡劇社究竟長的甚麼樣子。
我想我是幸運的,成功進入劇社裡面的時候剛好有兩位有點年紀的歌友在練唱,他們唱得怎樣我實在沒甚麼資格評論,但是把我震慑的是那把渾厚的嗓音,彷彿置身百老滙劇場里的某個角落,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很輕易的在這幽暗的小空間里靜靜的流失。


當時黑漆漆的禮堂裡面只有兩三盞小燈的輔助,老實說我也沒太大的信心可以拍得到任何畫面,沒想到照片沖洗出來也叫我感到意外,除了老歌友的臉孔,禮堂里懷舊的擺設至少一目了然。模糊的人影,畫滿五線譜的黑板和令人想把它帶回家的木製老鋼琴 ,感覺就像他們一來到世界上便永遠屬於這裡,彼此就像羊齒植物的共生關係,少了誰也沒辦法生存。原諒我以浮誇又不成調的方式描述一切,皆因在那裡的時光太美好了,真的必需親身經歷,你才能體會那種舊時代的曼妙。

回去途中我想起在森山大道的<犬的記憶>看到這麼一段文字 “霓虹燈持續的閃耀,很多女人的臉頰也濕潤著,很多的車流,而天氣依舊寒冷,人心到底去了哪裡?令人感傷的街道--岡田隆彥<街>” 甚麼時候才能結束國家的動蕩之年?甚麼時候才能天下太平?

About

Categories

Archives

This Post Has 2 Comments

  1. shawgie says:

    写得好好噢!可以不可以借我用在我们的杂志里?要继续发现和记录下来!加油哦!

    少杰

Leave A Reply